心灵驿站
心理常识
当前位置: 首页>>心灵驿站>>心理常识>>正文
It's just love
2019-02-28 10:46   审核人:

这是一个我一直想去谈却总感到无从说起的话题

这是一件有一点沉重但其实本质很简单的事情

从不奢望会有人因为这篇文章而改变自己的看法

只希望你会愿意花三分钟 从头到尾读它

                                  

什么是LGBTQ

       LGBTQ,是用来指称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跨性别者(Transgenders)与酷儿Queer)和异议者Questioning)的一个集合用语。在1960年代发生性革命之前,社会上并没有专门指代非异性恋的中立词汇。最接近中立的词汇是1860年代出现的"第三性",但这个词并没有人社会上得到广泛接受。第一个广泛传播的词汇是"同性恋",但是这个词在1950和1960年代被认为有贬义,所以一度被"同性爱"代替,1970年代被"gay"代替 。随着女同性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gay"和"lesbian"的使用变得普遍。                                                           ——360百科

 

 

尽管距1960年代的性革命已经过去了近六十年,如今世界仍然有很多很多的国家地区,仍有数以亿计的人们无法理解除了异性恋外任何一种性取向的存在,仍在拼力抵抗着LGBTQ群体的合法化。

同志作家白先勇先生曾这样描述:在我们的王国里,只有黑夜,没有白天。天一亮,我们的王国便隐形起来了,因为这是一个极不合法的国度;我们没有政府,没有宪法,不被承认,不受尊重;我们这个王国,历史暧昧,不知道是谁创立的,也不知道始于何时,然而在我们这个极隐秘,既不合法的蕞尔小国中,这些年,却也发生过不少可歌可泣,不足与外人道的沧桑痛史。  

 

但必须承认的是,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也逐渐地出现了些许积极的势头。 1998年六月在美国上映的迪士尼影片《花木兰》,它是首部以东亚女性为主角的电影,讲述了可能是迪士尼电影中对酷儿群体最友好的一个故事。2018年六月,这部动画迎来了它的二十周年,如今,它已经是分布于世界各地的一代亚洲 LGBTQ 群体的一块文化试金石。

木兰跟我看过的其他迪士尼公主不太一样,把胸部绑起来、穿上男装的迪士尼公主简直太少了。小时候刚接触《花木兰》这部影片的我跟木兰一样,不想成为那种典型的女生。虽然也许《花木兰》它并没有给那时的人们在寻找性别身份的旅途上洒下几点星光,但至少,它让大家知道亚洲女孩也可以变得强壮、坚韧、独立并且不受 “女性气质” 的束缚。在这个童话故事中,我们可以赢得男生的爱,同时也可以变得跟男生一样。

 

这几年,同志歌手成为西方流行乐坛出现了一股十分引人注目的新力量。随着他们走红,我们也渐渐看到曾经于流行乐历史中十分有限的同志元素开始蓬勃发展,从歌词所讲的故事、欲求的对象到 MV 中的同志情侣以及所展现的性别气质,这些年轻歌手彻底甩掉了老一辈同志歌手们曾经的遮遮掩掩与顾虑,直接甚至十分大胆地展现出他们的性倾向、“出格” 的性别气质以及同性欲望。

2013年,一首来自90后歌手 Steve Grand 的《All-American Boy》及其 MV 在国内网络大火。这首歌的 MV 展现一个年轻帅气男孩对同性朋友的暗恋,带着令人产生淡淡悲哀的遗憾。也正是通过这一支 MV,歌手 Grand 出柜,并被称为当时美国乡村音乐中难得一见的同志歌手。而 Grand 通过歌与 MV 出柜的模式在其后也被许多同志歌手学习,同年一位叫作 Eil Lebe 的年轻歌手同样以一首叫《Young Love》的歌和 MV 出柜;一年后,英国歌手骚姆 Sam Smith 也以一首在其后十分风靡的《Stay With Me》的 MV 正式出柜。

Sivan2018年发布的单曲《My My My》的 MV 中,他对于自身性倾向、性别气质的展现尺度颇大,他似乎十分了解自己的阴柔,并在 MV 中极尽展现,从而模糊了传统异性恋模式下的男女性别气质。作为一个男性,他是同志,而且阴柔,前者是对主流异性恋霸权的反叛,后者在当下的同志群体中同样时常遭到污名。在这一双重压力下,Sivan 依旧一如自我,展现一个年轻同志可能的模样、生活方式以及欲求并不是由传统来界定,更不是由异性恋霸权来界定。

 

2001年4月20日,第三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同性恋”分为自我认同型和自我不和谐型,前者被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实现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

著名的社会学家李银河博士曾经两次试图向人大提交同性婚姻立法,但由于收集不到足够的签名而失败。2006年李银河又向中国人政治协商会议提案。但可惜的是,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吴建民表示,同性婚姻在中国仍太超前。

从某一角度上来讲,对于LGBTQ的正确认知和国内的性教育一样,是极其缺乏社会普及度的。在没有充分了解的基础上,随意的评价他人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个人十分支持LGBTQ,Think sexuality as fluidity,本来性向就是一个可以很流动的,很灵活的概念。从LGBT的角度来说,ta们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人,能够爱自己想爱的,能够说自己想说的,能够被爱,能够被接受,不奢望被所有人祝福,只希望能够和常人一样自豪。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看见》柴静

Love is love.

It's just love.

Love has no gender.

关闭窗口

青岛大学学生工作部(处)|人民武装部       地址: 青岛市宁夏路 308 号 邮编: 266071